上海进口24.235.25.220|免费注册推荐联盟

起底P2P羊毛党:灰色地带的危险游戏

P2P评级2018-06-01 20:44:58

摘要:P2P平台的一大获客手段,就是向新用户派发羊毛福利。注册送红包、新手标贴息、加息券、现金券,不一而足。P2P主动用羊毛吸引投资人,投资人也愿意薅上一把。


P2P平台的一大获客手段,就是向新用户派发羊毛福利。注册送红包、新手标贴息、加息券、现金券,不一而足。P2P主动用羊毛吸引投资人,投资人也愿意薅上一把。一些投资人尝到薅羊毛的甜头之后,进一步深挖生财之道,在多个P2P平台注册,专门赚取新手奖励等羊毛福利。随着这个群体迅速壮大,“羊毛党”诞生了。


据融360《维度》最新一份调查显示,近九成(86.36%)P2P用户在投资P2P时,薅过平台的羊毛。


“我最开始是做淘宝刷单的,刷一单赚几块钱。后来经熟人介绍,才开始在P2P平台薅羊毛。”羊毛党小安向融360《维度》讲述自己的入圈经历。


很多羊毛党都和小安一样,是经人引路而步入羊毛党圈子。这个圈子有分工、等级、产业链,也有自己的套路和秘密。


羊毛党的进阶之路:从金钱到权力

“羊毛党分等级,初级羊毛党只能赚点零花钱,但如果当上羊头甚至领头羊,就能发大财了。”据小安介绍,初级羊毛党搜罗信息,到处注册平台,拿新手红包,薅几块到十几块钱,游走在羊毛党产业链的边缘。


薅过几个平台之后,一些初级羊毛党就会尝试做投资,投资时依旧瞄准有新手奖励、加息券、返现等福利的“羊毛标”。“投资之后,收益就比之前高多了。”小安向融360《维度》举例,“最近某大平台在做活动,新用户注册加首次投资,最高可获200元奖励;投资1万元,三个月返利270元。还有之前上海一家P2P做活动,新手奖励100元红包,投资1万还返430元左右,这样一个月能赚560元,算下来年化收益率高达67.2%。”


如果说初级羊毛党的手法还比较稚嫩,中级羊毛党则初具专业风范。中级羊毛党很多都有电商刷单的背景,掌握着大量手机号码和身份信息。这些信息或来自他们的亲朋好友,或是从地下黑市购得,或为直接盗用。他们薅羊毛的方法与初级羊毛党无异,但由于使用多重身份多次注册、投资,薅起毛来以一当十,收益远非初级羊毛党可比。


当中级羊毛党积攒起丰富的经验,熟知各家P2P平台的情况,甚至掌握特殊人脉资源,能第一时间获取羊毛信息,并最大限度避免踩雷时,就晋升为高级羊毛党——羊头。羊头一般是羊毛QQ群、羊毛公众号、羊毛网站里的群主或站长,发布羊毛信息,指挥羊毛党对各平台“群起而薅之”。


当一位普通羊毛党晋级为羊头,他得到的就不只是金钱,还有权力。羊头以自己麾下的大量羊毛党为筹码,收取平台的“好处费”,按平台的要求,组织自己手下的羊毛党去薅羊毛,为平台造势。当然,为了笼络羊毛党,羊头一般会发放福利,羊毛党通过羊头发布的渠道去特定平台薅羊毛,可以从羊头那里领取额外奖励。

当羊头的实力和声望在圈内首屈一指,就晋级为顶级羊毛党——领头羊。领头羊通过领导一个个羊头,间接管理成千甚至上万的庞大的羊毛党群体。一个典型的羊毛党团体内,等级严明,分工明确。消息采集和分发、渠道推广、技术支持,都有专人各司其职。在最底层应声而动的,就是广大羊毛党。


此外,还有一种领头羊不是“人”,而是中介平台。这类中介设立任务墙,用户只需绑定支付宝或同类账户即可做墙上的任务,并获得P2P平台和中介平台的双重奖励。以某平台为例,用户进入该平台后无需注册,直接浏览网站首页任务墙,任务墙上会明示目标任务、对接平台、奖励细则。融360《维度》浏览后发现,做一单任务最低可获一元左右的奖励,奖励最高可达二三百元。


羊毛党圈子内并非总是各取所需、一团和气。融360《维度》就在某羊毛群里看到群友发消息,曝光黑心羊头,忽悠羊毛党点击链接去P2P平台注册,等羊毛党索要奖励时就把对方拉黑。此外,如果羊毛党去羊头推荐的平台投资,一旦踩雷,争执也会一触即发。


据融360《维度》调查显示,在薅过羊毛的人群中,44.86%的投资人薅过1至3个平台,34.34%的投资人薅过3至10个平台,20.80%的投资人薅过10个以上平台的羊毛。



关于薅羊毛的本金,半数以上(53.68%)的投资人为了薅羊毛,动用了万元以上本金,25.54%的投资人动用的本金达到5万元以上。



在收益方面,将近六成(59.40%)的投资人通过薅羊毛获得的收益在500元以下,三成左右(30.82%)投资人获得的收益在500至5000元,另有近一成(9.02%)投资人获得的收益在5000元以上。



如果定义薅过10个以上平台羊毛的投资人就是羊毛党,那么在P2P用户中有高达20%的投资人是羊毛党。本金投入1000元以下、收益500元以下的显然是初级羊毛党,还有更多羊毛党处于羊毛党金字塔的不同位置,为金钱或权力所驱使,向塔顶跃跃欲试。


P2P平台与羊头:供养与伤害

打开QQ,在查找框内输入“P2P羊毛”或类似关键字,就会弹出多如羊毛的P2P羊毛群,每个群的成员数目都成百上千。融360《维度》随机加入几个群后,立刻被每个群里轮番刷出的P2P羊毛信息淹没。


QQ群里的羊毛信息一般包括平台名称和羊毛内容,有时还会附上渠道链接。这些信息的发布者,基本上都是羊头。


羊头是羊毛党团体的领导者,也是P2P平台与羊毛党之间的中介。很多羊毛党对P2P平台的冲击,或P2P平台对羊毛党的“制裁”,事实上都是羊头与P2P平台博弈的结果。


羊头与平台之间关系微妙,时而皆大欢喜,时而明争暗斗。不时爆出的争端背后,是各方复杂的利益纠葛。


有些P2P平台为了营销造势,需要有人来“捧场”,所以在发布羊毛福利前,这些平台会先和羊头进行接触,平台向羊头支付一定报酬,羊头号召手下的羊毛党来造势,每多一位羊毛党参加活动,羊头就可以多得一份报酬。如果合作愉快,平台再发羊毛标时会主动联系羊头,邀请他们带队薅毛。但是有些平台和羊头就闹翻了,因为规则有漏洞。


一位羊毛党向融360《维度》说起圈内盛传的两个例子:之前有一家P2P平台在APP上推出活动:首次注册用户奖励20元,推荐一名新用户再奖励8元。由于未设定推荐数上限,一位超级羊头“推荐”了十多万新用户,都是他手下的羊毛党,按理应得奖励90万元,但平台很快发现了问题,最终只付了2万元。


从90万到2万,平台处于上风。但有时由于羊头的影响力极大,平台不得不让步。例如有一家P2P平台做“好友返现”活动,一位知名羊头带羊毛大军涌入,但被平台发现。平台试图中止奖励,羊头便在P2P门户论坛骂平台言而无信,后来演变成羊毛党和平台之间轰轰烈烈的对骂,最终平台还是兑现了奖励。


羊头对羊毛党的掌控力,使得P2P平台不敢等闲视之。有时,羊头的一句话,甚至可以决定一个P2P平台的生死——当羊头为平台带去了羊毛大军,也不可避免地带去了风险和伤害。批量注册冲击系统,集中投资增加压力,最恐怖的是羊毛标到期后,羊毛大军集中撤资,有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平台,成立时间短、规模小、背景不强、风控实力弱,难以承受纯羊毛党在羊毛标到期时的挤兑,出现资金链断裂,就会提现困难,被薅秃甚至被薅死。


日前,薪金融被爆提现困难。一位来自成都的羊头在维权群里表示:“我们一个推手(羊头)的群就雷了300万!我们一个群总计投了600万,出来了300万,雷了300万。”这位羊头透露,雷掉的300万来自群里的20名羊毛党。


为了避免这种下场,一些平台不得不求羊头“高抬贵手”,希望羊头想办法让羊毛党不要集体撤资,或请羊头再找一批羊毛党加入下一轮投资来“托底”。


危险游戏:水分与风险

“投资了八个平台,其中有五个雷掉了,简直就是五雷轰顶。” 一位入圈一年多的羊毛党向融360《维度》抱怨。


据融360《维度》调查显示,13.64%的投资人在薅P2P羊毛时曾因项目逾期、平台跑路而踩雷。



羊毛党无法规避P2P行业自身的高风险,甚至还会因为羊毛党的身份,惹上普通投资人不会遭遇的麻烦。薅羊毛终究是一个危险的游戏,收益偶尔有水分,投资始终有风险。


1羊毛出在羊毛党身上

不是所有平台都钱多人傻,有些平台放出羊毛标之前,也会做一些手脚。结果是虽然体验金高,但是收益率低;虽然贴息新手标多,但是赎回到账慢;虽然平台打开大门让羊毛党过来薅毛,但是总有办法让羊毛出在羊毛党身上——一言以蔽之,有些平台的羊毛,根本不值得薅。


2薅羊毛反成待宰羔羊

有的平台注册就送钱,但有的平台只开放“曲线”薅法,只有投资了一定的资金,投足了一定期限后,才能薅到羊毛。此时羊毛党就不得不面对逾期、坏账等P2P固有的风险,尤其容易成为以羊毛作饵的圈钱平台的受害者。


“我们都说黑平台最有体育精神,跑路时没有最快,只有更快。”一位羊毛党向融360《维度》调侃道,“别以为投资3天5天的标就没事,看看上线半天就跑路的恒金贷,上线一天就跑路的元一创投,上线两天就跑路的银银贷、龙华贷。”某些平台故意放出大批羊毛标圈钱,圈完钱立刻跑路。它们本质上不是P2P平台,而是披着P2P外衣的诈欺平台。如果羊毛党不明真相就跑去薅羊毛,反而会沦为不法分子手中的待宰羔羊。


3难以向羊头和中介索偿

“羊毛中介只赔偿第一次充值被雷的,提现后再投资,再亏也不赔偿了。”羊毛党小王告诉融360《维度》,他一向通过羊毛中介平台“挖米啦”薅羊毛,投资的平台雷了六个,但他只获得了挖米啦的一笔赔付。


小王在荣桓世远只充过一次值,一直也没有提出来。荣桓世远雷掉后,挖米啦赔偿他50元,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维权。小王告诉融360《维度》,上个月他已经跑去山东要了一次账,这个月准备去东莞讨要说法。


P2P暴雷后,相比于中介平台,羊头们的反应更令人玩味。在一个薪金融维权群里,羊头小文称他自己要赔付12万给下线,至于赔钱的初衷,小文直言:“我们只是还在推其他的项目,所以不想死掉。”他还表示只负责由他对接下家的羊毛党,钱也不是由他出,而是找他的上家要。像小文这样做出赔付的羊头很少,更多的羊头并没有赔付的打算。


如果平台跑路,投资人血本无归,难免会把羊头拉出来索赔,或把责任归咎于中介平台。但融360《维度》认为中介平台和羊头的责任很难界定,羊毛党未必能追偿成功。


4维权又遭诈骗“补刀”

“我们以为羊头去跟平台维权,结果他跟平台说:你给我好处费,我就把群解散。”一位抱团维权反被羊头“补刀”的羊毛党对融360《维度》诉苦:他所在的羊毛群在某P2P爆雷后直接改名为维权群,群主就是羊头,从带头薅毛变成带头“维权”。可集万千信任于一身的羊头根本不打算维权,只是拿维权群做筹码,私下和平台交涉,索取一定好处费后就将维权群解散,带钱走人。

更有甚者,平台暴雷后,在群里招摇撞骗,假意筹钱维权,实为趁火打劫。譬如今年六月,笑着赚爆出兑付困难后,就有人伙同羊头,在某羊毛群里以筹集律师费为名,收取群成员每人200元,收取后便将群解散。


5因为薅过羊毛,终身受平台限制

时至今日,甄别、隔绝和剔除纯羊毛党,已经成为越来越多P2P平台的重要风控项目。积木盒子大战羊毛党,就是一大实例。羊毛党参与积木盒子的注册优惠活动却无法提现,积木盒子平台给出的理由是:怀疑部分用户大量利用他人身份证信息注册从中获利。

一些羊毛党发现,薅过几次羊毛之后,去新平台薅毛时会遭到限制。这是因为随着P2P行业日渐成熟,很多平台对羊毛党的危害有了深刻的认识,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抵制羊毛党。


财加CEO余景舒告诉融360《维度》,平台可以通过合作机构滤掉一些羊毛党。这些合作机构有大量投资人的信息,曾经在多个平台薅过羊毛的羊毛党很容易进入这些平台的“黑名单”,如果P2P平台购买这些机构的数据,就可以阻止“榜上有名”的羊毛党在平台投资。


另外,即便是纯粹的新手,也有可能在薅第一把羊毛时露馅。如果新手和其他羊毛党一起收到消息,一起跑去薅毛,同一时间涌入大量用户,不可能不引起平台的警惕。只要被平台备注为‘疑似羊毛党’,即便能领取新手福利,也可能在后续促销活动、发红包时受到限制。有些羊毛党甚至因为薅过羊毛,此后一直难以进行正常投资。


6违法薅羊毛面临诈骗指控

2016年年初,一则消息震动羊毛党圈子:有人薅羊毛,传言被抓,将获刑十年!说的是借贷宝针对某羊毛党的行为,向公安机关以“诈骗罪”报案,据说这位羊毛党或将面临十年刑期的诉讼指控。


?羊毛党薅羊毛,未必构成犯罪。但如果羊毛党采取非法手段,钻规则的空子和系统的漏洞薅取巨额羊毛,就可能被认定为诈骗罪。如果情节特别严重,刑期可能高达十年,甚至被判无期。


P2P平台的“反薅”行动:坚决抵制“僵尸”用户

羊毛党对于P2P平台而言犹如一把双刃剑。良性的羊毛党可以与平台共赢,羊毛党获取奖励,平台则引进大量资金,还可以培养长期用户;恶性的羊毛党则会损害平台的利益,甚至威胁平台的生存。

融360《维度》咨询了一些P2P平台高管,发现大部分P2P平台对于羊毛党持抵制态度。


新新贷CEO张扬向融360《维度》表示,羊毛党之所以臭名远着,一是他们只为奖励而来,奖励到手就马上转移到下个平台套利,忠诚度很差,很多都成为了“僵尸”用户;二是一些P2P平台轻视了羊毛党的规模和影响力,导致套利赎回的时间过于集中,对现金流造成压力。


财加CEO余景舒表示,如果P2P平台没有自融和拆标的行为,羊毛党带来的资金的快进快出对平台的影响其实很小。但很多平台都抵制羊毛党,主要是因为羊毛党的复投率很低,平台投入获客成本,却只买到了一个投资数据。


融360《维度》认为,目前P2P行业的良性羊毛党数量微乎其微,绝大部分都是恶性羊毛党,他们的目的就是以小博大、快进快出,拿少量的资金去各个P2P平台寻找可乘之机。这些羊毛党只重视平台的收益率及羊毛的分量,大平台由于数量少、收益率低且可以薅的羊毛有限,不受羊毛党的待见;小型平台则相反,他们为了吸引投资者并提升自己在行业内的影响力,总是提供源源不断的羊毛,也因此成为羊毛党的重点跟踪对象。


但是小平台的运营能力本就偏弱,资金流也偏小,当羊毛党大批撤资时,弊端即刻显现。小平台的项目违约率及逾期率偏高,一旦借款人逾期,又面临大批羊毛党集体申请提现,如果小平台没有足够的准备金,平台就会提现困难。投资人对于提现困难非常敏感且容忍度极低,低到几个小时也不能容忍,一旦平台提现困难的事故遭到网络曝光,其他投资人就会跟风挤兑,事态将一发不可收拾。


随着监管的大力推进,P2P行业日趋成熟。P2P平台策划活动时会特别注意规避恶性羊毛党的入侵。很多羊毛党也逐渐发现,奖励过大的短期标越来越少,平台的身份认证越来越繁琐,薅羊毛已经远不如过去那样轻而易举。在薅羊毛的灰色地带,羊毛党还能走多远?恐怕是一个未知数。


结语

2016年夏季,一年前辞职成为羊毛党的小李退掉所有羊毛群,走出家门,打算重新找份工作。小李对融360《维度》表示,P2P监管大幕拉开后,小平台纷纷垮掉,大平台的规则越来越完善,羊毛已经越来越难薅。期间他还踩了几个雷,赚到的钱差不多都赔光了。他已经决定,结束长达一年的全职羊毛党生涯。


“你不想继续努力,当上羊头、领头羊吗?”


“很多羊头都干不下去,转行了。”


“薅羊毛”,最初只是小品中的一个笑料,如今更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危险游戏。虽然在小李身后,各个羊毛群仍然热闹,但这种热闹,就仿佛P2P账户里的资金,一旦风险袭来,可能在一夜之间骤然消失,好像从没有存在过一样。(来源:融360财秘公众号)

P2P评级

关注获取独家消息,网贷分析师为您答惑解疑




长按指纹 > 识别图中二维码 > 添加关注

融360网贷评级助力您的决策和投资

回复【平台名称】,查看最新评级结果
回复【独家解读】,查看最全专业分析
回复【深度调研】,查看实地调研报告

回复【你好美】,调戏小编有惊喜喔!